这次联合国秘书长选得“不一样”

《人民周刊》记者 闫志刚   2016-05-08 10:09:27


无论是遵循“惯例”,选出来自东欧的秘书长,还是回应呼声,产生首位女性秘书长,在联合国历史上都无先例。从这个角度看,本次联合国秘书长竞选具有里程碑意义。

《人民周刊》记者 闫志刚


图/4月13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下任联合国秘书长候选人、克罗地亚前第一副总理兼外长韦斯娜·普希奇陈述竞选主张。

随着第67届联大主席、塞尔维亚前外长耶雷米奇“压哨”宣布参加下一任联合国秘书长竞选,本次联合国秘书长候选人最终定格在了9人。4月12~14日,9位候选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分别阐述了自己的竞选主张,同时接受各方的“面试”。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公开“面试”,打破了联合国70年秘书长竞选的惯例,也让这次联合国秘书长竞选多了些“不一样”的地方。

非比寻常的“大管家”

在人们印象中,联合国秘书长是世界上最“忙碌”的人。哪里有战争,哪里有动荡,总会出现联合国秘书长的身影,总会听到他们的声音。

谈及联合国秘书长的“角色”,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组织与全球治理研究室主任姚琨告诉记者:在联合国体系中,联合国秘书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联合国秘书长是联合国的‘大管家’,是联合国的‘首席行政长官’,也是国际间‘首席外交官’,享有准国家领导人的外交礼遇”。

联合国秘书长角色的重要性还体现在其重要职能上。姚琨介绍说,联合国秘书长主要职能是在联合国大会、安理会、经济社会理事会等会议中以秘书长的资格行使职权,向大会提交有关联合国工作的年度报告和必要的补充报告,有权“将其所认为可能威胁国际和平及安全之任何事件,提请安理会注意”,而且还可以根据联合国大会以及安理会的授权负责有关决议的实施等。

当然,要担起这样的重担,自然需要有过硬的素质。联合国秘书长竞聘资质主要包含5个方面:坚定致力于《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在效率、才干和廉正方面需具备最高标准,具备领导和管理才能,具备强大的外交、沟通、多语言技能,在国际关系方面经验广泛。从9位秘书长候选人的经历以及“面试”中,都能体现出联合国秘书长任职条件的高标准。

史无前例的“竞选”

联合国秘书长的竞选有着明确的规定,同时在70年的历史中也形成了一些不成文的“惯例”。比如在任期上,虽然法律上对秘书长5年任期的届数没有限制,但迄今为止没有人任期超过两届。而地区轮换是另一个长期形成的惯例。

“大家还是隐隐地认可这一惯例,但最终是否完全遵循这一惯例也不好说。因为联合国现在强调改革、强调透明、强调打破常规。”姚琨坦言道,本次联合国秘书长竞选是史无前例的,较以往有很大变化。其中最明显的变化有两点:一是本次竞选是联合国历史上首次以公开竞争的方式遴选联合国秘书长;二是鼓励女性候选人参选。


图 / 现任联合国秘书长 潘基文

以往选联合国秘书长,都是安理会“闭门”讨论出一份不公开的名单,选出一名候选人提交联合国大会表决。为了增强竞选的“透明度”,2015年9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遴选下一任秘书长的决议案,决定首次以公开竞争的方式遴选秘书长。在姚琨看来,70年来第一次采用公开竞选方式选秘书长,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反映出成员国“公开透明”的诉求。

另外,联合国成立70多年来,共有8任秘书长,均为男性。为此,一些联合国成员国呼吁应任命一位女性秘书长。第70届联大主席吕克托夫特也说要鼓励女性候选人参选,而现在9名候选人中就包括4名女性候选人。因此,这次联合国是否会出现首位女秘书长,也成为本次竞选非常大的亮点。

作为女性候选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新西兰前总理海伦·克拉克说:“我这一生,作为女性进入男性专属的政治世界,就是要打破‘玻璃屋顶’,希望其他女性也能有这样的机会。”面对女性候选人的“咄咄逼人”,一些男性候选人表示,如果当选,将选择一位女性出任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

按照地区轮换惯例,下一任秘书长应来自东欧。从下任秘书长候选人提名情况看,还是基本符合地区轮换这一惯例的。目前的9位候选人,8位来自欧洲。候选人之一的马其顿前外长斯尔詹·克里姆也为东欧据理力争。他说,区域轮换虽是不成文的规定,但如果不给予尊重,会增加会员国之间的隔阂,不利于团结,希望还是能给东欧机会。

无论是遵循“惯例”,选出来自东欧的秘书长,还是回应呼声,产生首位女性秘书长,在联合国历史上都无先例。从这个角度看,本次联合国秘书长竞选具有里程碑意义。

变化不是一下子发生的

目前,围绕性别与地区的争论日趋激烈,作为新遴选程序的推动者,联大主席吕克托夫特表示:不论是东欧还是女性,我们需要的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者,他或者她都应有绝对的能力胜任这一职位。这也是“面试”的目的,即找到秘书长最为合适的人选。

谈及9位秘书长候选人,姚琨认为实力都不容小觑,“他们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外交家,而且在联合国有着长期任职的经验,现在谈最终谁会胜选还为时过早。”在她看来,公开竞选方式很新颖,但后续的进程更值得关注。

根据《联合国宪章》,联合国秘书长人选需由安理会提交给联大表决,同时人选需得到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一致同意,五大常任理事国中的任何一国都有否决权。在姚琨看来,“五常”的态度可能会在后续的安理会会议,或者摸底投票中逐渐显露出来,现在还不是“亮底牌”的时候。

作为联合国体系重要组成部分,本次联合国秘书长遴选方式的变化也不可避免与联合国改革议题联系起来。在学者看来,本次遴选方式的变化,“不是一下子发生的”。长期以来,一些联合国成员国和重要的评论人士认为联合国过于陈旧,没有跟得上时代的变化。当今时代强调公开、透明以及更大的参与度。

姚琨介绍说,2015年曾经有一个“为70亿人找1人”的运动,希望联合国改革秘书长遴选程序,这些呼声反映了一些成员国的诉求。另外,2015年恰逢联合国成立70周年,联合国改革的呼声特别强烈,大家希望联合国成为一个更加有效、公开、透明的国际组织;希望联合国在很多问题上能够破除陈规,适应世界的变化,迎接新挑战。

“本次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竞选获得很大的反响,说明成员国对联合国是信任的,是抱有很高期望的。”姚琨认为,联合国秘书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联合国秘书长换届可能会引领联合国进入到下一个发展周期。

“从一个广泛意义上来说,联合国秘书长竞选方式的变化,可以看作联合国改革的一个部分,但就此认为这个变化就能推动联合国改革,还不能说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逻辑关系。因为联合国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改革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阻力,改革的效果还很难预料。”姚琨坦言。

《人民周刊》2016年5月第9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这次联合国秘书长选得“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