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花经济”不止于赏花

口 漆宇勤 何珂   2016-05-08 10:08:09


赏花热逐渐退去,对赏花经济带来的惊喜却仍在继续,由此引发的思考也不会马上停息。

口 漆宇勤 何珂

4月16日,《新闻联播》的“发力供给侧”系列报道中,以当下正热的赏花经济为例,对江苏盐城新丰镇的荷兰花海表示肯定。曾是一片盐碱地的花海,当初种郁金香,只是为了美化一下环境,没想到来看花的人越来越多。意识到商机的新丰镇,重金投入打造赏花经济,短短三年间,新丰镇的旅游收入翻了30倍,今年更有望突破3亿元。这也恰是国内赏花热的一角缩影。

2月下旬起,我国各地就已陆续进入赏花热,而当热渐渐退去,冷思考就浮出海面。赏

花是核心

从北到南,许多中国城市都因花而著名。一些花季分明的城市还着力打造这一卖点,从“花城”昆明到以油菜花著称的婺源,从武汉“赏花经济发展规划”到四川“赏花经济带”……利用赏花拉动经济,提升城市知名度,也成为各地发展的新创意。

赏花游如火如荼,与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也不无关系。按照国际惯例,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时,包括旅游休闲在内的文化消费就会快速增长;当接近或超过5000美元时,文化消费则会出现井喷。我国人均GDP在2012年就超过6000美元,注重体验的文化类休闲消费活动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今对赏花情有独钟,并不奇怪。

以新丰镇为例,仅清明小长假期间,该市就接待游客超过120万人次。今年以来,全市旅游业实现总收入70.6亿元,同比增长21.5%,游客接待量682万人次,增长20.1%。在过去的一周时间里,这片花海就接待了50万人次的游客。国家统计局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认为,“赏花背后也体现了消费结构升级的趋势,老百姓的消费更多地从物质层面向精神层面转变。”国家发改委互联网大数据分析中心的数据显示,樱花、桃花、油菜花是一季度观赏热度最高的三种花,观赏的人流在全国形成了13个热点区域,每一朵花的背后都孕育了一条“金灿灿”的服务产业链。

“花”无疑是赏花经济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对吸引游客起着决定性作用。当游人如织,如何留得住“喜新厌旧”的他们,就成了老大难的问题。

配套是关键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赏花活动,包括一切旅游休闲活动在内,都是一种体验型经济活动。因此对于赏花经济,游客的体验就尤为重要。一片红火的背后,也有不满的吐槽:

赏花地点没有足够的停车场,游客如织的周末,车位难求;

沿途难觅厕所或垃圾桶,导致游客内急“无解”或造成遍地垃圾;

农家乐同质化严重或服务跟不上,排队吃饭的现象屡见不鲜……

“赏花经济”要想避免“昙花一现”,优化赏花体验就成了不可回避的问题。在江西,“赏花经济”的不可持续性已经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其他一些正在积极发展“赏花经济”的省市,也不应只看到“赏花经济”积极的一面,而对可能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对这一问题表示了担忧:

有一些地方,出现了本末倒置的情况——观赏应该仅仅是农业景观功能的一个方面,或者说是一个副产品,但有的地方把它当成了重心。比如有些地方,农民或旅行社圈地种了一片油菜花,仅仅通过门票获得收入,过了花期就不再管了;有的地方种向日葵,也不要向日葵的果实,等花期一过就毁掉。

这就走进了一个误区,也不是一种可持续的模式。放弃农业的主要功能,仅仅靠“副产品”带来收益的农业,是不值得提倡的。

另一个问题是跟风太严重。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跟风种植油菜花,这种不论地理环境、不分地域的简单“复制”,有很大风险。人们看多了以后,新鲜感会减弱,游客就会减少。发展“赏花经济”首先要看是否有这个基础,再结合本地的地理环境和条件,种植合适的农作物,要找准自己的特色,不能别人种啥我种啥。

在日本,樱花经济从预报、赏花到游玩早已形成一系列文化增值服务。每当樱花开放的时候,日本很多媒体都会开设“花情预报”。不仅有时间,还有方位,游客随花期由南往北追逐赏花,有效带动当地经济。反观我们的春游踏青活动,缺乏围绕一个旅游产品打造一个产业链及配套市场的策划理念。

不愁交通,不担心餐饮,能欣赏美景,也能学到知识,如果还能预约购买绿色蔬果,这样的“赏花经济”显然会更加长久。

打造美丽乡村

消费者“喜新厌旧”的旅游偏好,决定了“赏花经济”必须提前规划。《安徽日报》就撰文指出,让“赏花经济”更灿烂,首先要从硬件上下功夫,立足游客需求优化基础设施,让赏花真正成为赏心悦目的美好体验。其次要本着创意创新的原则,将所有可做的文章做足。不仅让人们观赏绚丽多彩的鲜花,而且能通过赏花活动,了解鲜花的来历、品种、种植知识、历史故事等,还能听到有关花朵的歌曲,品尝到各类相关食品,购买到丰富多彩的纪念品。各景区如果在现有资源基础上深度挖掘,着力彰显个性特色,充分展示风土人情,同时将吃、住、行、游、购、娱等资源进行整合,无疑将赋予“赏花经济”以更深刻的内涵。

供给侧如何跟上消费需求的变化,这是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新丰镇荷兰花海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潘勇这样说道:“不断地去发现游客的需求,满足这种需求,我们也不断尝到了甜头。”

能不能将单次赏花游客群转变为多次农产品消费的顾客群,是“赏花经济”能否真正撬动更大范围经济发展的关键。在“互联网+”风行的今天,“赏花经济”实际已经先行了一步——很多地方更多借助新媒体传播和游客体验扩散来吸引游客。每年都会有水果、蔬菜滞销的消息传来,令人痛惜不已,如果能通过新媒体传播,搭上“赏花经济”的顺风车,未尝不是大功一件。

在朱启臻教授看来,“赏花经济”的实质是“农业+旅游”,这种新的模式有一定的市场。农业生产过程本身就可以成为一个旅游项目,也是一种重要的旅游资源。同样,乡村风貌也是一种旅游资源,依山傍水、错落有致的村落和乡村自然风光,对游客很有吸引力。“赏花经济”概念升温,是对乡村价值的再发现。

城里人到乡村赏花,是一种“双赢”。对城市人来说,赏花游能够满足户外休闲、风俗旅游、放松娱乐等需求;对农村人来说,“赏花经济”能够增加收入,也能让他们意识到,农业除了生产农产品以外,还有独特的生态价值和景观价值。“赏花经济”让人们发现了乡村之美,也重新激活了“美丽乡村”的价值。

2015年5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到浙江舟山考察调研时,曾指出“美丽中国要靠美丽乡村打基础”。利用乡村优美风光,结合中央精准扶贫政策,开展旅游扶贫工作已成为一大趋势,而“赏花经济”也许正是那东风。

资料来源:《新华每日电讯》《安徽日报》

《人民周刊》2016年5月第9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赏花经济”不止于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