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煤改清洁能源

本刊记者 钱敏   2018-07-10 23:09:16

受困于“富煤、贫油、少气”,我国能源消费结构多年来呈现以煤炭消费为主的特征。在能源消费总量中,天然气远低于煤、石油等传统燃料。

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已越发重视天然气的发展。《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至2020 年天然气消费比重力争达到10%;《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指出,逐步将天然气培育成我国现代清洁能源体系的主体能源之一,力争到2020 年和2030 年使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达到10%和15%左右。

既能解决能源资源的短缺问题,又能改善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基于这样的属性,太阳能、水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在我国也开始备受青睐。发展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在内的清洁能源,将成为今后我国实施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攻方向。

“煤改气”“煤改电”治霾功不可没

由中国社科院和中国气象局联合发布的《气候变化绿皮书:应对气候变化报告(2013)》显示,我国雾霾天气成因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变化。1981年至2010年,霾天气出现频率冬半年明显多于夏半年,冬半年中冬季霾日数占全年比例为42.3%。绿皮书称,中国雾霾天气增多最主要的原因是社会石化能源消费增多造成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逐渐增加。其中特别醒目的一条,就是冬季供暖。

2013年11月1日,环保部发布通知指出,中国冬季特别是北方地区进入采暖期后,季节性燃煤造成污染物排放量剧增,同时逆温、静风等不利气象条件频繁出现,造成部分地区雾霾天气频发。各地应积极推进集中供热、“煤改气”、“煤改电”工程建设,加快淘汰燃煤小锅炉;在天然气气源供应不足的地方,要优化使用方向,优先保障民生用天然气。

事实上,在污染物排放总量中,农村散煤占了很大一部分。“农村居民家里烧的煤,它的污染是很重的。1吨散煤相当于15吨以上的电煤的排放量,我们京津冀及周边28个城市,大致有五六千万吨。”2018年3月19日,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两会记者招待会上介绍了煤改清洁能源的相关情况。他特别提到,所谓“煤改气”“煤改电”,针对的是农村居民家里的散烧煤,并不是指所有煤,不包括工业用煤。抓住散烧煤这个牛鼻子,通过有针对性的治理,近年来空气污染防治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去年秋冬以来,环保部组织有关专家进行评估,把一些实施了“煤改气”“煤改电”的县和尚未实施的县进行比较,在其他措施一样的情况下,发现结果大致相差三分之一。“‘煤改气’‘煤改电’在环境质量改善方面、PM2.5的浓度下降方面的贡献率在三分之一以上甚至更高。”李干杰表示,“‘煤改气’‘煤改电’在改善环境、改善大气空气质量方面非常重要,在已经取得的成绩里面功不可没。”

“煤改气”“煤改电”在京大受欢迎

作为北方煤改清洁能源的风向标,北京市农村煤改清洁能源工作从试点到铺开已经实施了5年,最近两年均超额完成任务。2016年前11个月,北京实现663个村22.7万住户的煤改清洁能源采暖改造工作,超额完成200个村;2017年,北京进一步实现901个村36.9万住户的采暖改造工作,超额完成201个村。其中,“煤改电”在北京是主流,以2016年为例,“煤改气”约占12.8%,“煤改电”则占了大约87.2%。截至今年3月底,北京已有2500多个村约95万住户实现“无煤化”。

“煤改气”“煤改电”既是民生工程,又是民心工程。走访中,记者发现“两改”工程大受欢迎。家住顺义区赵全营镇马家堡村的村民王金臣早已过了退休年龄,家里常住老两口和女儿女婿一家。去年九十月份,“煤改电”进入该村,他一气儿给十间房都装上了暖气片。据介绍,空气源热泵等设备和安装费用均由国家免费提供,只有管道和暖气片费用自己出,十间房下来才4000多元。“把闸往下一合就可以用了,多方便啊!”用惯了薪柴的王金臣对这个新家伙赞不绝口,而对于省着花一个采暖季大概3000多元的电费也表示能够接受。“采暖季电价便宜,合一毛钱一个字儿,从头天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都是。这是国家给的补贴。”说到这儿,老人乐得合不拢嘴。

与王金臣家不同,大兴区采育镇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姚万同家安装的是“煤改气”,早在2014年底,就已作为试点改造完毕。“咱们采育东六村是最早的一批‘煤改气’,当时安装都是享受政府补贴,咱们老百姓一分钱都没花。”姚书记家的七间房约150平方米,都进行了“煤改气”改造。“由于家人怕冷,冬天温度调得比较高,23摄氏度左右,一个采暖季大概需要六七千元,但比起以前烧煤还是便宜不少。”姚书记称,之前最多时一个采暖季要花上万元,“其他人家面积稍小点,温度稍低点,一个采暖季只需要3000出头。”最令姚书记高兴的是,他再也不用将煤和煤渣来回运了,污染环境不说,还搞得灰头土脸。“以前羡慕城里人住楼房,有了‘煤改气’,咱们村民都感觉跟城里人没啥两样了。”如今,做饭、洗澡都非常方便,还比用液化气节省40%左右,对于“煤改气”,姚书记和村民们打心眼里欢喜。

接下来,北京还将稳步推进煤改清洁能源工作。2018年的目标是完成450个村庄的“煤改电”“煤改气”任务,并于年内基本实现全市平原地区村庄的“无煤化”。同时,浅山区农村地区村庄的冬季清洁取暖改造试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

“气荒”不用愁,“压非保民”是良策

在京津冀及其周边,去年正式开启了大气污染防治联合行动的大幕。2017年2月,环保部、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会同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山东省、河南省六省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方案旨在改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环境空气质量,进一步加大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的治理力度。方案将包括北京、天津在内的28个“2+26”城市列为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的首批实施范围,要求全面加强城中村、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地区散煤治理。

眼下,生态环境部正在抓紧制定打赢蓝天保卫战的3年计划,按照李干杰部长在两会上的表态,散煤治理照样是重点领域;秋冬季照样是重点时段;稳步推进农村地区的“煤改气”“煤改电”工作,着力发展、利用好清洁能源照样是优化能源结构的措施。

那么,高速推进的“煤改气”会否导致“气荒”卷土重来呢?据国家统计局官网5月15日发布的消息,4月份天然气生产保持高位,产量128.9亿立方米,同比增长6.3%,1~4月份天然气产量526.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4.0%。进口方面,4月份天然气进口682万吨,同比增长34.2%,1~4月份进口天然气2742万吨,同比增长36.4%。按1吨天然气1390立方米计,则前4个月的进口天然气为381.1亿立方米。加上国内生产部分,则前4个月的天然气供应量为907.4亿立方米。若今年后8个月仍照此速度供应,则全年供应量为2722.3亿立方米,相比2017年的2373亿立方米多出近350亿立方米。

350亿立方米是个什么概念?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原热能工程系主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姚强曾经做过一个概算。截至2017年12月中旬,京津冀“2+26”城市实际有319万住户完成“煤改气”,加上集中供暖锅炉改气,采暖季新增天然气需求量大约为5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这部分需求量仅相当于350亿立方米增量的七分之一。

接下来,再看看去年的所谓“气荒”。50亿立方米如果平摊到供暖季的120天,即日均需求增量为4200万立方米。数据显示,2017年12月全国日均用气量为8亿立方米,较2016年同期增长20%左右,也就是日均需求增加约1.3亿立方米。照此计算,新增的1.3亿立方米天然气用量中,京津冀地区的“煤改气”仅占30%左右。实际上,去年一年天然气需求量增加是全方位的,包括工业、发电、化工和民用都增加了。3月6日的两会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主任何立峰表示:“如果出现极端情况,我们还是要‘压非保民’,‘压非’就是非民用气要逐渐的压缩,确保民用气不受任何情况包括极端天气和极端情况的影响。”

此外,还有来自“煤改电”方面的好消息。今年4月份,风电、太阳能发电保持两位数的高增长,分别为22.6%何26.4%。从结构看,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发电的比重正在持续上升。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聚焦煤改清洁能源